「Finale」的旋律悠然響起
那是他與他共舞的音樂
那是他最幸福的回憶,鏡頭搖動著
逼向緊閉的門,一如進到他緊閉的心靈裏
他抱著黎耀輝的毛毯,將頭深深埋在裏面
痛哭失聲,伏倒在沙發上,瘦弱的肩頭不停顫動……


萬里之外,飛流直下
黎耀輝獨自站在瀑布的水浪之中
不知是霧水還是淚水
在他臉上縱橫滑落
「我終於來到大瀑布」
想起何寶榮,我覺得好難過
因為我始終認為
站在這瀑布下的應該是兩個人
瀑布奔騰
與他和何寶榮當初的夢想完全一樣
-----------------------------------------------------

在那個邊緣的城市裏
在那個特殊的背景下
人性其實是相當的蒼白脆弱
每一個人都分外地害怕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