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頂樓加蓋的閣樓 什麼人忘了鎖

是誰找不到 未滿十八歲的我

你是一滴滴隱形的眼淚 風一吹就乾了

只能這樣了 是嗎


同時甜蜜與心碎 是你的幽默還是溫柔

是瞬間煙火還是不甘寂寞 第一次你抱緊我

輕輕的親親 緊緊閉著眼睛 是你 不是你

說不定 還不一定

夢一樣輕的親親 不敢用力呼吸 不敢太貪心太相信
 
我的幸運 百分之百 是你

思念被時光悄悄的搖落 酸酸的咬了一口

青春的蘋果 香香的催眠了我

是你臉粉紅了我的耳後 燙傷了我額頭

現在想起來 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