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e de Lune


很久,不敢聽這首曲子了。
它之於我的意義、那皎潔月暈下的淡淡陰翳,
始終是我身後一抹淺淡卻酸楚的影子。


月光,淒清哀愁,種種說不清的心緒都在裏頭了。
曾經把自己關在房裏就這樣聽上一整天,
淚流盡了,便呆坐著,怔怔地聽。


疼痛,不止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