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大支
作曲:大支
編曲:J.Wu

嬰仔嬰嬰睏 一眠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 一眠大一尺

你的人生 有一段青澀的歲月 你永遠永遠也忘不了 那一段歲月

你跟弟弟互相幫忙攔截成績單 蠶寶寶結繭時你們看了整整一晚
阿媽收音機不知道在推銷什麼藥 他邊聽邊拿扇子幫你搖啊搖
逛菜市場你非得拉媽媽衣角 睡覺時要輕拍胸部才能夠好好睡著
被爸爸打後 你發誓不再理會他 直到爸爸又把你高舉當小飛俠
塑膠杯種的綠豆 你在期盼發芽 14歲時你偷騎機車犁田打滑
你想養寵物 跟家人大吵之後 你從學校偷渡 撿回第一隻狗
你想 喝酒把妹 想大聲放著音響 你想天亮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哈 那天終於來了嗎 為了讀書工作為了他 你離開了家

嬰仔嬰嬰睏 一眠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 一眠大一尺

長大後 我們常打好友的手機 卻很少打給姐妹和兄弟
我們怕愛人無聊孤獨 傾聽牢騷訴苦 卻咆哮著家中年老父母
我們忙著工作和事業 忙著發展自己的世界 回家再遲些
家人的未接來電 你不會去回 爸媽為你開了臉書加你被拒絕
紅白機上的卡帶依舊沒換 陪伴著消氣的公牛隊籃球依舊沒灌
許久沒玩的機器人還是只組一半 你的狗過世時你趕不及看
但這一切仿佛昨天 想長大的童年 第一次坐的統聯 一切的從前
你在路口抬頭時突然都記起 然後你又靜靜的 走進去人群裡

嬰仔嬰嬰睏 一眠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 一眠大一尺

我們為何總遺棄親人和爸媽 因為朋友會離去 情人會吵架嗎
或因為是家人所以不必緊張 他們永遠會張開雙臂像 小時候抱你一樣
但你是否看見爸爸眼角流露那風霜 他已無法再把你舉過他頭上
以前上菜市場你非拉媽媽裙角不可 現在你得牽著他的手過馬路了
姐妹兄弟相聚一年也只剩一兩晚 一年故事得在一兩個夜裡講完
而最疼你你最想的阿媽也已經 變做天上最亮最亮的那顆星星
但你說你已習慣鄉愁的苦味 你頂多苦笑著說這台南意麵味道不對
然後你流下了淚 因為想家嗎 不用回答 走 回家吧

嬰仔嬰嬰睏 一眠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 一眠大一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