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已失去談論幸福的權利
就連最後的最後都不是我的決定
我總是在絢爛的夜晚顯得消極
懷念著那段遺憾心裡卻是感激
如果是因為那最後一次的爭執
而讓今天的我們能夠變得誠實
是不是我應該感謝你當時的冷靜
只是我顫抖的手一直到如今
最後 我們都錯過
愛過 不一定會有結果
最後 走不到最後
愛你卻又必須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