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鍵那麼重我用技巧去彈奏
情緒那麼濃我該用什麼去快樂
明明到最後在我失去了以後終於懂得
追夢若是片寬闊天空只是我從沒抽離過

吉他那麼重我亦無力去彈奏
不想做什麼誰能陪我輕唱那首歌
不是我不懂擁抱之後總是難以去承受
那些認真的美好都一閃而過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能微笑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有心跳
那些黑色的玩笑沒有受傷不會好
我們還在找自己的生存之道

慢慢釋懷才能讓自己變好
朦朧的話只是無聊的暗號
流言傳來傳去不知何時平息
該如何去面對那不重要

琴鍵那麼重我用技巧去彈奏
情緒那麼濃我該用什麼去快樂
不是我不懂擁抱之後總是難以去承受
那些認真的美好都一閃而過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能微笑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有心跳
那些黑色的玩笑沒有受傷不會好
我們還在找自己的生存之道

慢慢釋懷才能讓自己變好
朦朧的話只是無聊的暗號
流言傳來傳去不知何時平息
該如何去面對那不重要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能微笑
怎麼開始忘了我還有心跳
那些黑色的玩笑沒有受傷不會好

我們還在找自己的生存之道
慢慢釋懷才能讓自己變好
朦朧的話只是無聊的暗號
流言傳來傳去不知何時平息
該如何去面對那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