鵬搏九萬,腰纏萬貫,揚州鶴背騎來慣。
事間關,景闌珊,黃金不富英雄漢。
一片世情天地間。白,也是眼。青,也是眼。

身披飄逸黑羽氅,瀟灑倜儻、溫文優雅的翩翩貴公子,談吐有禮且略帶幽默,與身旁一群紅粉知己流連臨山古照,吟詩享樂,好不愜意。看似文風雅致,實則刀法深藏不露,難逢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