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情十首(鄭板橋)
  
  楓葉蘆花並客舟,煙波江上使人愁;
  勸君更盡一杯酒,昨日少年今白頭。
  自家板橋道人是也。
  我先世元和公公,流落人間,教歌度曲。
  我如今也譜得道情十首,無非喚醒癡聾,銷除煩惱。
  每到山青水綠之處,聊以自遣自歌。
  若遇爭名奪利之場,正好覺人覺世。
  這也是風流世業,措大生涯。不免將來請教諸公,以當一笑。

  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
  扁舟來往無牽絆。
  沙鷗點點輕波遠,荻港蕭蕭白晝寒,
  高歌一曲斜陽晚。
  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夾綠槐;
  茫茫野草秋山外。
  豐碑是處成荒塚,華表千尋臥碧苔,
  墳前石馬磨刀壞。
  倒不如閒錢沽酒,醉醺醺山徑歸來。

  老頭陀,古廟中,自燒香,自打鍾;
  兔葵燕麥閒齋供。
  山門破落無關鎖,斜日蒼黃有亂松,
  秋星閃爍頹垣縫。
  黑漆漆蒲團打坐,夜燒茶爐火通紅。

  水田衣,老道人,背葫蘆,戴袱巾;
  棕鞋布襪相廝稱。
  修琴賣藥般般會,捉鬼拿妖件件能,
  白雲紅葉歸山徑。
  聞說道懸巖結屋,卻教人何處可尋?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
  許多後輩高科中。
  門前仆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
  一朝勢落成春夢。
  倒不如蓬門僻巷,教幾個小小蒙童。

  盡風流,小乞兒,數蓮花,唱竹枝;
  千門打鼓沿街市。
  橋邊日出猶酣睡,山外斜陽已早歸,
  殘杯冷炙饒滋味。
  醉倒在迴廊古廟,一憑他雨打風吹。

  掩柴扉,怕出頭,剪西風,菊徑秋;
  看看又是重陽後。
  幾行衰草迷山郭,一片殘陽下酒樓,
  棲鴉點上蕭蕭柳。
  撮幾句盲辭瞎話,交還他鐵板歌喉。

  邈唐虞,遠夏殷。卷宗周,入暴秦;
  爭雄七國相兼併。
  文章兩漢空陳跡,金粉南朝總廢塵,
  李唐趙宋慌忙盡。
  最可歎龍盤虎踞,盡銷磨燕子、春燈。

  吊龍逢,哭比干。羨莊周,拜老聃。
  未央宮裡王孫慘。
  南來薏苡徒興謗,七尺珊瑚只自殘。
  孔明枉作那英雄漢;
  早知道茅廬高臥,省多少六出祁山。

  撥琵琶,續續彈;喚庸愚,警懦頑;
  四條弦上多哀怨。
  黃沙白草無人跡,古戍寒雲亂鳥還,
  虞羅慣打孤飛雁。
  收拾起漁樵事業,任從他風雪關山。

  風流家世元和老,舊曲翻新調;
  扯碎狀元袍,脫卻烏紗帽,
  俺唱這道情兒歸山去了。

  是曲作於雍正七年,屢抹屢更。
  至乾隆八年,乃付諸梓。刻者司徒文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