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鹿切慕溪水
神啊我的心切慕禰如鹿切慕溪水(詩四十二篇1節)
惟有禰是我心所愛我渴慕來敬拜禰
禰是我的力量盾牌我靈單單降服與禰
惟有禰是我心所愛我渴慕來敬拜禰


這首歌是近廿年來很受人歡迎的讚美系列的短歌。
神是我們的盾牌和力量、好友和兄弟,唯有祂能滿足我們的身,心,靈。

1981年夏,納斯君(Marty Nystrom, 1957)是一個中學教師,他擬去德州達拉斯,參加萬國歸主學院 為期六週的暑期進修班;沒料到適逢航空公司員工罷工,於是他改搭火車。自芝加哥到達拉斯,是三天漫長辛苦的旅途。大家到此就讀,是搜尋靈命的提升,而納斯君則注目在年輕的女孩身上,希望能邂逅到一個理想的對像,但未能如願。這陌生的環境令他意亂迷茫,且萬國歸主學院的嚴緊,使他覺得還不如在母校 Oral Roberts 大學。他在大學時,曾參與事奉,但心靈上從未渴望過神,事奉的動機是贏人的讚許。德州地域廣大,夏日酷熱,如果他手中有一張回程票,真想就此回家。

有一位室友力邀納斯君參加他們三週的長期禁食,以俾眼目清新,清楚他們的遠景。禁食期間,廚房的水喉是他唯一的點飢。 納斯君回憶說:「一開始禁食,我就整個被破碎, 神開始逐件釋放我。 我發覺 自己對世上的情慾逐漸淡漠;而我的心靈渴望與神親近,則與日俱增。自我做基督徒以來,我第一次衷心地用詩篇42:1『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向神禱告。」禁食的第十九天,納斯君坐在男生宿舍的一台音調不準的鋼琴旁,奏唱不同的詩篇和讚美短歌。就在那時,神賜給了他這首「如鹿 渴慕」,那天他不斷地唱這首詩歌。

有人問他:「為什麼這首詩的前段用聖經舊譯本文字,而後段則用現代的文字?」他回答說:「作為寫作者,文句應該劃一,但當時我先想到的是聖經經句,嗣後,不自覺地用我自己的文句來回應。」

納斯君的友人鼓勵他把這首詩與主領崇拜者分享。今日,他的鉛筆的手稿,被放在鏡框中,懸於萬國歸主學院的廳廊。1883年,納斯君訂婚後,任教於萬國歸主學院的紐約分校。 許多學生成了讚美短歌的作者。1888年,納斯君出任純全音樂(Integrity Music)詩歌推廣部的經理。 他己作了八十多首詩歌。這首詩歌在基督教版權執照(Christian Copyright Licensing Inc.)中,被列為前廿五名最暢銷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