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母迷上了十多年的鄉土劇「雨中鳥」的主題曲

就是這首讓我播上一天的台語歌-半醉半清醒

你講咱對愛嘸通稍計較 搏感情著愛寸步留 

每一暗總有 人有淚無地流 也總有人將真心鎖著著

人講這世情著愛看乎透 一世人嘸好一直遼

每一暗總有人嘸敢過情關口 

參像咱幸福還擱塊風中飄渺

啊 心塊半醉半清醒 自己最明瞭 

定定心事若到嘴口 又擱摻酒吞落喉

啊 朋友當作阮是無聊 阮攏笑笑嘸敢哮 

愛情是無疼嫌無夠 受傷又過頭

以下是專輯介紹文案出自

http://tinyurl.com/c2dzdv

從前歌唱之對我,是一種生活,為家計拿起麥克風

對當時的我,麥克風是懵懂而帶有幾分沈重的

之後,從北投的那卡西走上演藝圈的舞台

歌聲之對我,又多了幾分表演的色彩

在舞台上麥克風前,我用歌聲來演出屬於江蕙的舞台

現在,離開麥克風兩年多,歌唱之對我

彷彿又重新融入生活的另一個層面

只是這種生活感,卻不帶一絲生計的壓力

反倒是真真切切的走近自己的生活點滴中

像一個圓,從生活轉向舞台,從舞台走向生活

這才看見自己 像一種不可思議又難以言喻的人生邏輯

這才發現屬於我自己的100%江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