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力火車


    面無表情的街燈 打亮有心事的人
    快燒完的香煙 嗆濕我沒有視線的雙眼

    一個好心的路人 勝過十個傷我的愛人
    你連冷酷都精釆 要怎麼把你忘的煙消雲散

    不要我做得到嗎 斷不斷都懲罰
    懲罰我拿昨天往最心裡砸
    我是你轉頭就忘的路人甲
    憑什麼要你陪著海角天涯

    愛過了就算了嗎 太難就別回答 
    短暫交會的旅程就此分岔
    我這個沒名沒姓的路人甲 
    只是忘了地址該怎麼回家  不重要吧

    那條頑固的大街 
    一再重播的畫面 那個擦不去的吻 
    是不是為了離別做的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