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在淚冰涼以後 才能感覺心好痛 是我導演這場夢 騙自己去生活 站在慌亂人海中 擦肩而過的冷漠 彷彿都笑我不該介入你的愛情 誰會歡笑 誰會悲傷 我都不在乎 我知道你的將來屬於她 欺騙自己 同情自己 偶爾恨自己 愛 不就自私 不然就別奢求 他的眼神 他的胸口 彷彿都透露著寂寞 但我只想知道 你是否曾愛過我 我不該問 我不該求 明知道這一切都怪我 今晚我只想聽到你親口說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