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晴空中畫線
雪白的航跡——雲
一直延伸著
想著明天

淺淺的呼吸

仍記得微熱的臉,涼涼的風

面對著未來畏首畏尾

寂靜得嘶啞的聲音
想呼叫,懷念的是
那一條生命
盛夏的烈日
落在你肩上搖晃的樹陰

壓碎的白球
隨風飄散的花瓣
浮現與心,兩條觸摸不到的河流
隨著歌聲流動

秘密,謊言和喜悅
創造宇宙眾神的孩子們

面對未來畏首畏尾的心情

突然想起了名字

想叫喚似的,可憐的是
一條生命
回到最終的地方

在我指間,永遠都不能忘懷的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