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鐵翅膀 送我到這地方 天快亮 捨不得這機場 緩慢的遊蕩 在擁擠的機場 風一樣 多少螢光屏 總是閃爍不定 天與地 在中間它來臨 緩慢的飛機 有否我期待的 一個你 忘記你說你會繼續 還是要結束 分開時只管哭 我是否太迷糊 你是否仍在乎 等的太久不想繼續 也不願結束 分開時我走出 最遙遠的旅途 最緩慢的腳步 一杯熱咖啡 抵不住我的淚 他是誰 在擁抱的是誰 緩慢的流淚 我沒有太傷悲 我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