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還是那麼的深 風還是那麼的冷 
想起曾經握在手心的餘溫 
雨落得綿綿密密 酒什麼時候才醒 
找不到妳輕吻回憶的唇印 
妳是每一個早晨 我最想看見的人 
但是我依然不能留住妳溫存 
妳的每一種眼神 輕輕牽引我的魂 
但是我永遠不能讓夢成真 
像我這樣的人 孤獨這樣的深 毫無緣份 
像我這樣的人過著這樣一生 守護傷痕 
不要問我能不能吹熄思念的燈 停止旅程 
不要告訴我 這是沒有結果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