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了一覺卻更覺得疲勞 頭髮糾結像一把稻草
在鏡子前面穿了又再脫掉 透過皮膚看得到心跳
兩條鎖骨蒼白的線條 掛著隱形沈重的背包
我的赤裸沒人看到 就像講話沒人瞭

沙發變成電椅 讓人痲痹
對話的只有冷氣 在為我歎息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

我洗了一個澡 煙霧纏繞 突然很喜歡氧氣的稀薄
地板的水有個旋渦 我常常幻想能被他吞噬掉
身上的水不想擦掉 在床上會躺成獨特的符號
等世界需要對我騷擾 當它是我的海報

你說你的道理 我不反擊
但這是我的遊戲 有我的規矩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

領口很透明 可以算計 喉結跳動的頻率
雙手擁抱的用力 你看得清
我的肩 我的膝 受傷留下的痕跡
我願意 都透明 全部透明

我的 王子的新衣 依然掛在房間 等待機會出場表演
到那一天 或許我會 不再無言

如果 王子的新衣 可以讓我挑選 我的動脈會被看見
寧可危險 有些瘋癲 沒有遮掩
穿著 王子的新衣 在人群面前 想看看你們瘋狂的臉
會愛我 不愛我 不必敷衍
冒著絕對的風險
是靠在我胸前 還是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