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奼紫嫣紅 氤氳朦朧 如沐春風
分明是良辰美景 再我口中 一說成空
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捲 煙波畫船
滿園春色關不住 冥冥之中 卻隨去路中

剪不斷 理還亂 悶無端 宿妝殘

似這般 都付 奈何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