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天 在不開燈的房間 當所有思緒都一點一點沉澱
愛情究竟是精神鴉片 還是世紀末的無聊消遣
香煙 氳成一灘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擺在手邊
傻傻兩個人 笑的多甜

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 誰都以為熱情它永不會減
除了激情褪去後的 那一點點倦
也許像誰說過的貪得無厭 活該應了誰說過的不知檢點
總之那幾年 感性贏了理性那一面 Wooh



陰天 在不開燈的房間 當所有思緒都一點一點沉澱
愛恨情慾裡的疑點 盲點 呼之欲出是那麼明顯
女孩 通通讓到一邊 這歌裡的細微末節就算都體驗
若想真明白 真要好幾年



回想那一天 喧鬧的喜宴
耳邊響起的 究竟是序曲或完結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願 最好愛恨扯平兩不相欠
感情說穿了 一人掙脫的 一人去撿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辯 女人實在無須楚楚可憐
總之那幾年 你們兩個沒有緣

陰天 在不開燈的房間 當所有思緒都一點一點沉澱
愛情究竟是精神鴉片 還是世紀末的無聊消遣
香煙 氳成一灘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擺在手邊
傻傻兩個人 笑的多甜
傻傻兩個人 笑的多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