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箱出現一張美麗的明信片
翠綠的山腳木屋嫋嫋的煙
但我驚訝的卻是背面
你熟悉的字跡竟已相隔多年
那一句話是你離開的玩笑話
擱在我心裏灰塵堆成了塔
你就這樣的撥開了它
在信箱前我依舊是那個木偶
線等著你來拉


你說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
我們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離
我已開始昏迷不醒
好吧 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
你的誓言可別忘記
不過一張明信片而已
我已隨它走入下個輪回裏


迷失在我模糊的空氣裏
我在你字裏行間尋找一線生機
你說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
我們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離
我已開始昏迷不醒
好吧 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
你的誓言可別忘記
不過一張明信片而已
我已隨它走入下個輪回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