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


 


詞:陳建名 曲:王建勛


 


我的快樂 來自你的笑聲


而你如果流淚 我會比你更心疼


我的夢想 需要你陪我完成


而你給我的愛 讓我勇氣倍增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相依相信 彼此都感恩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分擔分享 彼此的人生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相依相信 彼此都感恩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分擔分享 彼此的人生


http://www.tzuchi.net/TCMusic.nsf/WebFrame 慈濟歌選






  我很怕聽到這首歌,也很怕想到這首歌的旋律和歌詞,因為每聽必哭。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是在去年冬至前夕的湯圓會,晚餐後、搓湯圓之前有一些活動,大家一起玩些小遊戲,和別校的慈青熟識一下,最後比了幾首歌的手語,其中一首就是這首「一家人」。


  唱歌的人咬字很清楚,前面的投影片也有字幕,我跟著別人比手語,它的手語很簡單,但我越聽到後來越比不下去,熱淚盈眶。別人在比手語,我卻忙著擤鼻涕、擦眼淚,歌曲快結束前主持人請大家牽起兩旁的人的手,我旁邊的慈誠爸爸面帶微笑地牽起我的右手,我注意到他有一隻手指頭只有半截。


  今晚去婷真媽媽家吃飯時,在看大愛新聞──因為婷真媽媽和信宇學長他們上電視了,還沒看到婷真媽媽他們的鏡頭我就已經流了不少眼淚,因為除了看到人間苦難,還有溫情。我一邊吃飯、一邊看、一邊哭、一邊擦眼淚,婷真媽媽肚子不舒服可能沒有看到,倒是坐在我對面的瑞峰弟弟或許有注意到,我想他心裡一定想:



  「姊姊怎麼這麼愛哭啊?」


  後來報了另外一則新聞,畫面剛好是其他人在比「一家人」的手語,背景音樂就是「一家人」,我眼淚流的更多了!


  其實我不是愛哭,會哭不是沒有原因的。


 


  一開始我加入慈青社只是為了想當志工而已,而且慈濟口碑好,值得信任。迎新茶會後的第一次社課,我收到信宇學長的簡訊通知上課地點,簡訊一開頭就是:


  「親愛的家人~~」


  我看到的第一個想法是:



  「你在跟誰裝熟啊?」


  家庭觀重的我覺得只有我父上才是我爸,只有我母上才是我媽,只有有血緣關係才是真正的家人,我不相信「非攻」,更不相信「兼愛」,人都是自私的,誰那麼無聊顧自己的小孩還要顧別人的小孩?



  記得迎新茶會時婷真媽媽來坐在我旁邊跟我聊天,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她看到我的血管瘤問我的手怎麼了,我解釋完後她直握住我的手說:「好心疼喔~~」有一次信宇學長叫素茹媽媽:「阿母、阿母。」我以為他們是親生母子,其實不是,學長說慈濟的師姑、師伯都是我們的爸爸、媽媽,我心裡卻覺得很彆扭,還是師姑、師伯的叫。那時沒想那麼多,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在日後和我竟會有如此大的牽絆,情同母女。



  我從沒想過每次社課會有那麼多茶點和好喝的飲料(所以我社課那天是不吃晚餐的),也沒想過耀斌爸爸會拋下工作(放給他兒子),專程載我和彥婷學姊大老遠去嘉義大林慈濟醫院看醫生,更沒想過我現在都在婷真媽媽家吃飯,我沒錢繳書錢時她先給我,等我領生活費時再還她。而我們才認識半年而已。



  除了婷真媽媽,阿哲舅舅和秋瑾舅媽一家都對我很好,不但叫我去他們家吃飯,學校要戶籍謄本時舅媽帶我去戶政事務所,我需要吹風機借我吹風機,我要買鹽酸洗馬桶直接送我一罐,前幾天感冒發燒時,舅舅專程帶我去鎮上看醫生,醫藥費還是他先代墊的,午餐也是他請的,我要領錢還他時,還說:「沒關係,不急啦!等你有錢再還我就好了。」而我們才認識一個多月而已。



  還有阿嬤,已經八十歲了,平常就是做家事、整理庭院和做回收,每天中午都煮飯給我吃,還不讓我洗碗,害我都要偷偷洗。我十二點多回來但下午一點就有課了,所以時間很趕,不過我洗完碗要出門前阿嬤還叫我:「喝湯啦!我剛燙好了。」阿嬤~~剛燙好很燙的我無法喝,要不然就是:「吃水果啦!吃完再去上課就好了!」老人家可能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笑)而我們才認識一個多月而已。



  還有育明叔叔和麗真阿姨,你們為我準備的房間實在太好了,家裡的東西都可以自己拿去吃、拿去用,上次阿姨拿給我的那種咖啡蛋糕真的是很好吃,鬆軟的咖啡外皮,中間夾著濃密的巧克力醬,一整條我大概吃了三分之二(一天吃兩片),有時還煮飯給我吃,常說:「隨便吃」,但我覺得吃的很健康。


  只有泡麵吃時彥婷學姊和櫻齡學姊幫我加菜(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買泡麵總會遇到你們兩個);牙齒痛只能「吃軟不吃硬」時,櫻齡學姊特別帶了軟綿綿好吃的蛋糕和其他糕點給我吃;考試之前信宇學長給我歐趴糖,振宇學長教我英文;盈光學姊家的素咖哩飯好好吃;三更半夜肚子餓時雅儀總會拿很多東西來給我吃;寒假去慈濟大專青年中雲嘉梯生活禮儀學習營前的那幾天都在婷真媽媽家「白吃白住」,雖然您一直說沒有,我卻覺得我去您家當米蟲當了好幾天,去生活營時第二晚是素茹媽媽和素梅媽媽來探班,第三晚是婷真媽媽、耀斌爸爸和櫻齡學姊來探班。



  我開始懷疑,「兼愛」是存在的,而且就在我身旁。



  我的人生快夠格可以拍成大愛劇場了,起、承、轉,只差一個圓滿的結局而已。婷真媽媽、耀斌爸爸、妙政媽媽、素茹媽媽、綉娟媽媽、文宏爸爸、素梅媽媽、立夫爸爸、惠琪媽媽、豐作爸爸和很多爸爸、媽媽們,還有舅舅、舅媽、阿嬤、叔叔、阿姨,我們沒有半點血緣關係,或是地緣關係,您們也不是我父上或母上熟識的人,但您們卻對我如此的好,我希望您們活很久、很久,我也會好好讀書、認真努力,等我功成名就,好好孝順您們、報答您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