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都只不過是一個角色 扮演著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傷心的笑著疼 竊笑的任性著 把甜蜜蘊釀成滿分

直到彼此都無法再繼續牽手了 只好說服你我不是個好人
對不起很過份 可能也很殘忍 但回憶至少夠深刻

我不記得 幾日幾點幾分 有什麼 愛的過程
就算有也只是亂了分寸 我沒有認真

不要記得 我偽裝的安份 我其實 壞到不能
就相信我最後一刻的天真 我是壞人
(就請妳永遠記得 我是愛妳的壞人) 

在深刻愛情來臨之際 我們都懂得 預言了結束時的淚流成河
冷戰對妳來說是種負荷 我們都承認 就乾脆怨恨 會比較好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