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忽然變形 忽然很安靜
無助的我一秒間 失去重心
聽你不停為我擔心 看你不停離我而去
你 要我照顧自己

是我做了什麼 讓天使生氣
還是忘了做什麼 讓幸福遠離
也許該要真的相信 有種愛叫遠遠關心
痛 卻又哽住呼吸

我 用狂奔 用無力 用惡夢 去想你
我討厭命運驕傲的神情
嘲笑我沒半點權利決定

我 用痛哭 用回憶 用深愛 去想你
去體會什麼是迫不得已
越懂才越有勇氣 誠實地想你

是我做了什麼 讓天使生氣
還是忘了做什麼 讓幸福遠離
也許應該要真的相信 是有種愛叫遠遠關心
痛 卻又哽住呼吸

我 用狂奔 用無力 用惡夢 去想你
我討厭命運驕傲的神情
嘲笑我沒半點權利決定

我 用痛哭 用回憶 用深愛 去想你
去體會什麼是迫不得已
越懂才越有勇氣 誠實地想你

是不是 擔心 我怕黑不敢前進
那顆 本來沒墜落的流星
才拼命燒亮了自己

我 用狂奔 用無力 用惡夢 去想你
我討厭命運驕傲的神情
嘲笑我沒半點權利決定

我 用痛哭 用回憶 用深愛 去想你
去體會什麼是迫不得已
越懂才越有勇氣 誠實地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