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如下



 



一陣蟬鳴)


冬臣:晚上好。不,也許該說早上好,俊行。


俊行:啊!哥哥?為什麼哥哥會在這裡?你不是回家了嗎?


冬臣:看來你過得很愉快啊!俊行。


俊行:這和哥哥你沒有關係吧!


冬臣:哎呀哎呀,這樣說還真無情啊!


俊行:那是因為……


冬臣:請上車。


(開車門把俊行硬拉上車)


俊行:等、等一下!


(關車門把車開走)


冬臣:已經到了,俊行君。


(兩人打開車門下車)


俊行:這裡是?


冬臣:我的藏身處之一。


俊行:啊,為了做不該做的事而買的公寓中的一套啊!


冬臣:真是赤裸裸的說法啊!


俊行:說吧,招待我來這裡,到底是吹的什麼風?


冬臣:看起來你忘了「你是我的東西」這件事了?我來讓你回憶起來吧。


俊行:別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


冬臣:可惜,這可不是開玩笑,老老實實地聽我的話。


俊行:等一下!別開這種奇怪的玩笑!


(掙扎聲)


冬臣:不是開玩笑!我說過了吧。


(俊行掙扎中,有東西掉在地上)


冬臣:唷呀!唷呀!這是從Pyo-Pyo那兒得到的試用品吧?有使用過的跡像……莫非,俊行君把這個用在篠原老師身上了嗎?


俊行:那是──


(吹了一聲口哨)


冬臣:用過了,是吧?


俊行:這與哥哥沒關係,不是嗎?!


冬臣:怎?會沒有關係。俊行君是我養大成人的Baby啊。


俊行:所以到現在還說我是哥哥的東西?!


冬臣:不可以嗎?


俊行:哼,你腦子哪裡有問題吧!


冬臣:你什麼時候變得講話這麼放肆的?哥哥會難過的。


俊行:隨便你怎麼難過!


冬臣:以前的俊行有多可愛,我來讓你想起來吧。


俊行:咦?


(被打暈)


俊行:哇!


(俊行清醒過來)


俊行:嗯…呃……


冬臣:你醒了啊,俊行君。


俊行:為什麼要綑住我?!


冬臣:現在用你自己的力氣已經動不了了吧?只有我能照顧俊行了。


俊行:別開玩笑!


(大力撲騰聲)


冬臣:小孩子是不可以那麼放肆地講話的喲!


俊行:別對你自己的弟弟開這種變態的玩笑!


冬臣:你的情緒不好呢。是因為肚子餓了嗎?還是……


(動手脫俊行的衣服)


俊行:等、等一下!你到底想幹什神麼!別擅自脫別人的衣服!


冬臣:想做什麼?那是理所當然的吧,來吧,俊行君。給你飼料……


俊行:等、等一下!哥哥!


冬臣:別動!


俊行:請住手!


冬臣:哎呀,哎呀,這裡已經完全成年了啊……


俊行:別、別摸那裡!


冬臣:不摸的話,什麼也做不了哦!


俊行:那就什麼也別做!


冬臣:不──行!


俊行:啊…啊……


冬臣:真是敏感啊!


俊行:請…住手……


冬臣:這副身體是怎樣擁抱那個老師的?


俊行:這和哥哥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