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冷是魯凱族「阿巴柳斯」家族的公主,臉兒圓圓像月亮,歌聲十分的婉轉,連飛舞的蝴蝶都會停下來聽。巴冷的雙手很靈巧,織布的時候,老祖母總是讚美她的手巧,個性活潑、聰明、善良,對感情秉持著純真與執著的態度。巴冷常常在夕陽斜照的時候,看著山上收工回家的婦女,頭上頂著竹籃,唱著歌走回家,巴冷學著他們的歌聲,讓回音充滿雲霧朦朧的山谷中。
  

  有一天,好奇的巴冷,突然想跟隨耕作的婦女們上山,卻在蔓草叢生的林子迷路。走著、走著,聽見遠方傳來一陣神秘的笛聲。巴冷被吸引著,不自覺的來到了鬼湖湖畔,邂逅了阿達禮歐。他是神秘的百步蛇靈,是魯凱族人心目中的祖靈,所以和人類有點距離,個性冷酷、沈默寡言。在兩人慢慢產生感情的同時,也因此改變了兩個人「永遠」的命運。從此以後,巴冷常常到山裡去會蛇郎,在那深山山谷中,他們對唱的歌聲,連鳥兒都沉醉,寄生在樹上的蘭花也微笑。愛上巴冷的阿達禮歐在月光下向巴冷承諾,一定會以最正式的方式向巴冷的父親朗拉路提親。
  
  在提親那一天,巴冷的門外,來了一群人,其中的長老高唱求婚的歌。巴冷眼中俊秀的阿達禮歐與龐大的提親隊伍,巴冷家族的人怎麼看,都是一尾巨大的百步蛇與一群山野裡的飛禽走獸。巴冷堅持一定要嫁給蛇族,巴冷的父親朗拉路不願女兒嫁給非人的百步蛇王,又不願冒犯祖靈,於是提出以神秘的「七彩琉璃珠」為聘禮的條件要求,為了迎娶摯愛,阿達禮歐毅然答應。迎娶的日子終於到了,蛇族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巴冷的家門口,長老高唱迎親的歌,聘禮一樣也不少。巴冷的家族一一點收聘禮,包括檳榔、青銅刀、陶壺,當然還少不了神秘的七彩琉璃珠,母親含著眼淚,把巴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巴冷也因為要離開父母,而依依不捨,最後哭倒在母親的懷裡。 
   

  巴冷公主打扮得像天仙一樣美麗,他的姊妹和兒時的玩伴,都來為她送嫁。她的親姊姊為她洗足,她的親妹妹為她插上百合花,母親為她掛上家傳的琉璃珠,父親高聲唱頌,叮嚀巴冷公主:「記著,我們全族自古正直、誠懇,你不要辱沒了我們的祖訓」父親將巴冷的手交給蛇郎。黃昏時刻,夜幕逐漸籠罩大地,送嫁的隊伍舉著熊熊的火把,巴冷家族護送巴冷來到深山的鬼湖邊,巴冷公主回頭對著家人說:「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會守護這個地方,你們來這兒狩獵,一定會有獵物,但是,如果獵物是冰冷的,請不要帶回去。」說完以後,巴冷隨著蛇郎走入湖中,幾天以後,湖邊的岸上長滿了百合花。一直到今天,魯凱族人,尤其是女人,都喜歡在頭飾上,插上一朵百合花,紀念她們心中永遠難忘的巴冷公主。 
 
出處:http://www.e-tribe.org.tw/KUNGDAVANE/DesktopDefault.aspx?tabId=113
                                                                                                                                                 
 
巴冷公主(Princess Balenge)
作詞:鄔裕康 作曲:王宏恩/丘旺蒼 編曲:丘旺蒼 合唱:王宏恩+張惠妹

男:月光倒映著前世 一地的琉璃珠鍊
  纏繞幾千個春天 的淚
 
女:我在沙洲上尋找 深埋幸福的地點
  那年 那夜 不忘 不斷 直到今天
 
#男:百合是那記憶的花
 女:靜靜飄著悲傷的香
 合:愛過會留下痕跡啊
 
女:我沒有離開 你的愛
 男:我沒有離開 愛不會放開
 女:離別卻一直來  男:卻一直來
  ┌女:我沒有眼淚 能灌溉
 男:我沒有眼淚 能和誰交換
 合:那段深埋的愛

男:橫越幾世的蝴蝶 在你衣襟上翻飛
  想念的畫面倒回 眼前

女:多霧的那面湖水 寂寞的找不到邊

合:笑的 苦澀 哭的 甘醇 若隱若現

Repeat
,

合:笛聲從天空飄落像極我們的遺憾 只能遠遠作響的悲哀

女:你凌亂的笑 我聽了心酸
男:我慌亂的笑 風聽了都會心酸
女:只想你的愛 只是不能愛
男:你在不在 明天在不在 這份愛






女:我沒有離開 你的愛
男:我沒有離開 愛不會放開
合:離別卻一直來





合:我沒有眼淚 能和誰交換 深埋的愛